新浪首页|新浪海南|新闻|旅游|广告服务|惠购|公益

|注册

新浪海南> 旅游 >旅游资讯>正文

《中国国家地理》连推海南专辑:那儿有我们的向往

来源:海南日报2013年4月18日【评论0条】字号:T|T

  -本报记者魏如松实习生陈蔚林

  今年初,隶属于中国科学院的知名月刊《中国国家地理》,连续把1月号、2月号杂志办成海南专辑,引发众多读者的关注。直到今天,仍有不少读者对杂志中报道的“海南的海洋”、“海南的海岛”等话题颇感兴趣,并通过微博、论坛等展开热议。

  究竟是什么吸引了这份知名杂志如此青睐海南?近日,《中国国家地理》杂志主编单之蔷接受了海南日报记者的专访。

  单之蔷和他的团队很自豪

  “不仅仅因为这些照片,因为《海南专辑》,还因为浩瀚的南海、美丽的海南”

  “虽然已经是4月中旬了,但是仍有不少读者致电编辑部,想购买1月号、2月号的《海南专辑》。不少非海南单位也邀请我去作海洋专题讲座。上海一家专门做打桩的工程公司负责人看到专辑后,主动联系我,说他们公司曾给宝钢建设做过打桩工程,技术过硬,可以在南海开发、三沙建设中大有作为。”《中国国家地理》杂志主编单之蔷告诉记者,《中国国家地理》一直关注海南,但以专辑的形式予以关注还是第一次,而且影响颇大,“专辑上市后,海军装备部、解放军艺术学院、国家会议中心等多家单位邀请他就海洋问题作讲座,大家都对《海南专辑》中的南海话题特别关注”。

  翻开《海南专辑》,能感觉到很强的独家性和权威性。单之蔷说:“我们的选题,就是要用更多权威、独家的信息,向读者传递真正的科学知识。”

  天上白云朵朵,湛蓝的海水中,金银岛和羚羊礁“水落石出”,平静中蕴涵着力量。这是1月份《中国国家地理·海南专辑(上)》的封面。单之蔷和他的团队,用详细的记录、精彩的照片,为公众展示了一个耳目一新、生机勃勃、异彩纷呈的海洋世界。

  拿出这么多版面、用这么丰富的内容报道海南、南海,与这个团队积累了大量的一手资料密不可分。

  1984年7月第一次出航便到过曾母暗沙的单之蔷说,他与海南、南海有着不解之缘。近30年间,他多次来到海南,以各种方式、角度登陆并考察了永兴岛、南康暗沙、永乐大环礁等岛屿,领略南海的壮美。

  2010年至2012年,《中国国家地理》编辑部人员先后深入西沙、中沙群岛考察。他们用文字和图片,记录了一个个岛屿、沙洲,也见证了繁茂的珊瑚和色彩斑斓、各具特色的鱼类。

  “我们拍摄了很多第一手而且是独一无二的照片。”单之蔷以《海南专辑》中的几张珊瑚礁的照片为例说:“珊瑚岛礁盘很大,但露出水面的部分一般海拔不是很高,我们的水下摄影师只能把水下摄影机的镜头一半放在水中,一半露出水面,拍出来的照片也是一半水下一半水上。但是这样的照片,才能更全面地揭示珊瑚礁的全貌,这才是岛礁的标准照。”

  单之蔷和他的团队很自豪,“不仅仅因为这些照片,因为《海南专辑》,还因为浩瀚的南海、美丽的海南。”

  三沙毫不逊于马尔代夫

  “有人将马尔代夫比作人间天堂,而我认为,三沙完全有条件成为中国的新天堂”

  “海面上一座座水清沙幼、风景毫不逊于马尔代夫的海岛;海水中有一群群五彩斑斓、形态各异的热带鱼穿梭在连绵成片的珊瑚之中;而在海底,不仅有海山矗立、海沟深邃,在一个个海盆之中,还蕴藏着丰富的油气和矿产资源……”这是《中国国家地理·海南专辑》对三沙的描述。

  “有人将马尔代夫比作人间天堂,而我认为,三沙完全有条件成为中国的新天堂。”作为一名行者,单之蔷非常喜欢走在路上的状态,他的足迹也遍布世界各地,人间美景尽收眼底。即便如此,谈及三沙,他仍毫不吝啬寄予“新天堂”的期许。

  “上世纪70年代的时候,马尔代夫还是世界上最贫穷的国家之一。现在,无数寻找天堂体验的人都奔向那里。这其中,中国人为数不少。”单之蔷言语中流露出遗憾,“我们的三沙与它相差无几,却没有成为中国人自己的天堂。”说到这里,他回忆起曾在赵述岛遇见的“现代鲁滨逊”陈旭。陈旭来自四川成都,来到赵述岛后,觉得此地如同世外桃源,便盖起房子住了很长一段时间,靠捕鱼为生,怡然自得。

  “也许在陈旭看来,那里就是天堂。”单之蔷说。

  单之蔷曾利用前往马尔代夫度假的机会,将马尔代夫与三沙做了详细对比。“三沙和马尔代夫有很多相似之处,都是热带海洋性气候;都是热带海洋珊瑚礁生态系统;三沙海水的水色和透明度丝毫不比马尔代夫差;三沙的热带鱼类和其他海洋生物的多样性也一点不比马尔代夫少;三沙的沙滩与马尔代夫一样的洁白,一样的细软。”

  然而,在诸多同等条件下,相较马尔代夫的闻名遐迩,三沙则显得过于沉寂。

  “马尔代夫珊瑚礁露出水面的岛屿面积确实比三沙大,但三沙的珊瑚礁有一个特点:高潮时被海水淹没、低潮时露出海面的‘干出礁’和覆盖一层浅水的暗礁数量多且面积巨大。算上‘干出礁’及‘覆水领土’,三沙岛屿面积与马尔代夫的不相上下。”单之蔷解释,马尔代夫的度假岛屿也或多或少都经过人为开发、填海造地,因此“干出礁”及“覆水领土”的存在对于开发三沙而言,只增加工程量,并不影响利用面积。

  同时,单之蔷还指出,“干出礁”及“覆水领土”作为一种难得的景观亦有存在价值,“马尔代夫那些备受称赞的水上屋,不就是建在这种覆水的礁盘上吗?”

  据科考探测表明,三沙不仅能成为纯净绝美的自然景观和度假胜地,在这片浩瀚的深蓝中,更蕴藏着数量庞大、取之不尽的油气、渔业、矿产等丰富资源,亟待开发。

  三沙设市后,如何开发建设三沙引起热议。有人认为,自然是全美的,任何人工添加的风景、作物均是对美的破坏,同时,大规模开采油气资源、渔业资源、改造珊瑚礁将破坏生态平衡。对此,单之蔷也曾存在疑虑。

  “我曾极力推崇荒野之美,而马尔代夫一行和对三沙的多次科考让我改变了看法。事实证明,经过开发的珊瑚礁系统会短时间失去平衡,但海洋有着巨大的互通能量,只要受到良好的保护和管理,自然会慢慢恢复。”单之蔷认为,对三沙最好的保护即是开发,只有开发才有章可循,才能有效保护三沙资源不被过度开采、侵占。

  “我们拥有创造天堂的原料,只是在等待能创造天堂的人。”单之蔷说。

  20页的篇幅见证潭门

  “我一直认为,潭门镇跟三沙是密不可分的,这里应该被大家所认识”

  潭门,这座位于琼海市东部沿海、行政区域面积仅有89.5平方公里的小镇,生活着“帆船时代的最后一批船长”,他们是世界历史上唯一连续开发西南沙的特有群体,将保卫黄岩岛看作至高荣耀和光荣传统。

  《海南专辑》以20页的篇幅对潭门渔民的生产生活、历史和未来作了描述展望,文章题目很醒目——《有潭门镇是中国的幸运》。作者赤瓜礁在文章中写到:“潭门镇在我心里,犹如麦加对于穆斯林,我是抱着朝圣的心理奔向它的。”

  4月8日,习近平总书记来到潭门镇,走上渔船与渔民亲切交谈,令这座小镇增添荣光。总书记到潭门镇考察的消息传来,更令单之蔷兴奋不已:“我一直认为,潭门镇跟三沙是密不可分的,这里应该被大家所认识。”

  “我曾特地到潭门镇拜访了1983年勇闯南沙的船长伍书光,重读这段尘封的历史。”单之蔷告诉记者,潭门镇渔民的捕捞作业方式与其他渔民不同,不撒网捕鱼,而是潜水捕捉珍稀的海珍品。由于这些海珍品生活在远海的珊瑚礁和环礁围成的潟湖中,决定了潭门镇的渔民要到南沙群岛去。

  然而,上世纪50年代中期起,由于种种原因,中国渔民曾一度被禁止前往南沙作业。直到1983年,伍书光才与几个渔民,凭借一只木罗盘和年少时随父辈出海的记忆,驾着一艘重量仅有9吨的小帆船毅然前往南沙。短短的两个月,伍书光的帆船上就装着鲍鱼、海参等海珍品满载而归。

  “谈到这些船长,不能不提《更路簿》,尽管《更路簿》版本众多,但每一本都记载着船长们的‘征战’历史。”单之蔷说,去往南沙路途遥远,最初渔民仅凭经验抬头看星象,低头看海况,一路漂泊方可抵达。为给后代传授航海经验,船长们将航海路线以文字形式编写成书,代代相传,这就是《更路簿》的由来。

  “尽管在普及海图和导航仪后,渔民已很少使用《更路簿》了,但它却是我国对三沙诸岛及其附近海域,拥有主权的重要证据。”单之蔷表示,正是潭门渔民在三沙岛屿、暗沙、沙洲及潟湖中的劳作,让这些主权无可争议。

  唤醒国人的海洋意识

  “在这个以农耕文明为主体的国度里,海南人展现了中华民族最早的海洋梦;海南是中华海洋文明的重要摇篮,海洋文明是海南历史的灵魂和精神所在”

  “我国拥有漫长的海岸线,是一个海洋大国,然而在我国历史进程中,农耕文明始终主导国人思想。尤其自明清两代颁布‘禁海令’、‘迁海令’后,海洋文明更遭受了严重打击。”单之蔷认为国人的海洋意识目前仍然很薄弱。

  尽管海洋文明在中国历史长河中几近湮没,海南渔民却世代在南海战天斗浪,与风暴巨浪厮杀搏斗,收获着海洋赐予的奇珍异宝。

  广东技术师范学院教授陈光良评价说:“在这个以农耕文明为主体的国度里,海南人展现了中华民族最早的海洋梦;海南是中华海洋文明的重要摇篮,海洋文明是海南历史的灵魂和精神所在。”

  对此,单之蔷深有同感,他认为,唤醒国人海洋意识迫在眉睫,而三沙设市就是大好契机,应当首当其冲建构相关概念。他曾在文章中谈到,南海诸岛除极个别岛外,其余全是由珊瑚残骸堆积而成的珊瑚岛。要理解南海诸岛,最关键的概念之一就是“环礁”。

  环礁,是由珊瑚礁形成的环状或部分环状岛屿,中间围绕着与海水分隔开来的浅水湖,又称潟湖。而其形成原因,至今还未有定论。由于全球仅有不到400座,环礁以其数量稀少、形态壮美等独特魅力吸引着世界各地科考人员和旅游爱好者不断探访。南海诸岛大多数都是由这种环礁组成,可以说,南海诸岛的其他景观都由环礁演变而成。

  “有人会认为环礁仅是一个普通池塘大小,其实不然。”单之蔷拿出了《中国国家地理》掌握的一组数据说:“南沙群岛中礼乐滩的面积却达7000平方公里,安渡滩的面积达2287平方公里,比北京市、上海市的城区面积还要大得多。”

  单之蔷举例说,黄岩岛就是一个环礁,它有一块巨大的礁石露出海面,并且位置重要——位于南海的核心部位,仿佛是南海的心脏。“这里不仅是我国渔民传统的捕捞基地,未来的战略地位也会越发显现出来。”

  “另外,‘礁盘’这个概念也鲜为人知。其实,礁盘是由环礁演变而成的。初期,环礁会从开放型逐渐演变为封闭型;晚期,里边的潟湖会被珊瑚礁填充,整个环礁会变成一个巨大的礁盘。”单之蔷形象地比喻,“礁盘就像一张大桌子,露出水面的珊瑚礁仅仅是一只只盛饭的碗。”

  由于环礁、礁盘面积巨大,且距海面浅则几米,深不过十几米,存在大量“干出礁”及覆水面积,不仅能够通过填海造地等人为手段充分利用,其中的覆水部分还能养育大量贝类、鱼类和无脊椎海洋生物。“无论是发展水产业还是潜水业都大有可为。”单之蔷强调,“这也是一种领土,也是一种资源”。

  对于广袤南海的无限价值,海南省南海区域文化研究基地常务副主任张一平这样认为,国家提出建设“海洋强国”,其中一个重要问题就是要重新定位海南。“一方面,海南扼守着国际海运的主干线,另一方面,南海下埋藏的石油天然气资源就是战略物资。中国海洋的未来一定是在这里。”

  “三沙是一篇大文章,但要做大这篇文章,离不开全民参与。”单之蔷认为:“只有鼓励、引导人们树立牢固的海洋概念,才能唤醒国人的海洋意识,建设真正的海洋强国。”(本报海口4月17日讯)

精彩推荐更多>>

   

发表评论

新浪简介|新浪海南简介|广告服务|联系我们|客户服务|诚聘英才|网站律师|通行证注册|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版权所有